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司雪刃看着我,然后叹道,我还以为你死了,心说我也陪你一起去好了,说不定还能在黄泉道相遇。

    我破涕为笑,道,司雪刃你傻了吗你要是死了,就是真的死了,你是魂魄啊,你要是死了就只能魂飞魄散了

    司雪刃看着我,笑了笑,什么也没有说,但是我却看觉得他那个笑容看起来有些苦涩,不过很快他就转移了注意力,放到了一旁站着的钟月澜身上,眨了眨眼睛说道,美女,是你救了我吗那我一定要以身相许了。

    我顿时头冒冷汗,刚刚心里还冒出来的奇怪感觉瞬间被司雪刃这句话给雷到了,果然司雪刃还是司雪刃,怎么也改不了贪玩的本质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没事就好,我也就放心了,担心的就是爬他魂飞魄散,现在他救好了,我们终于也可以离开这里了。

    又在钟月澜家里住了一天,司雪刃自从清醒之后就和钟月澜的打的火热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有一种感觉司雪刃似乎是在躲着我可是他躲着我什么,难道是不想让我再连累他么我忍不住苦笑,也对,现在他这个样子也挺好的,没有必要跟着我们四处的冒险,不是吗

    我心里不知道怎么的还有一点小小的难过,第二天我们就准备离开上海,这次出来也有一周多了,钱也花得差不多了,虽然钟月澜还没有提她的报酬,但是不管她要什么,我都给不起啊,这才是我现在最苦恼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钟月澜和司雪刃打的火热,根本就忘记了这茬,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司雪刃给抵消在这里算了,结果没有想到一直平静的这几天终于迎来了第三次我爸爸的消息。

    门口依然被人放了一封信,是管家早上在外面发现的,后来交给了我,然而我看着上面的字迹,心里一沉,因为这封信上面的字迹依然是我老爸的,这是老爸的第三封信了,比起前两次我现在已经镇定得很多,毕竟我现在不管怎么心慌都没有用,还不如静观其变,而且这两次三番的大动静我不知道是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,但是可以确定是他们是故意的想要扰乱我的心,想要告诉我爸爸没有死,但我却始终见不到。

    季蕴拍着我的肩膀,低头接过我手中的信封,这个信封上面寥寥几个字,内容大多数都是在问我现在怎么样,如果是模仿的话我也只能给那个模仿的人点赞了,可以把一个人的字迹模仿的那么像。

    季蕴看完我手中的信后,才有些犹豫的问道,你现在想怎么办

    我耸了耸肩,假装不在意道,我现在还能怎么办,光是几封信,和一些我爸爸以前的东西,像你说的很有可能是他们故意来骗我的,我现在还怀这身孕,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产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真的季蕴,我没有办法,我是一个不孝女,我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季蕴伸手搂着我,我在他的衣服上蹭着自己的眼泪,是我没用,就算知道爸爸现在水深火热之中又能怎样还不是只能坐以待毙,看着那些人将一封封信给我捎过来,让我煎熬,除了这些我什么也没有办法做。

    季蕴安慰似的拍了拍的后背道,你现在别激动或许事情没有那么糟糕,你放心吧,我会帮你找到你爸爸的,你也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这时楼上的钟月澜正闲闲的走了下来,我赶紧擦干自己的眼泪,不想让这个女人看到,结果她还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她轻佻的喲了一声,然后就走了过来,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,怎么的大清早就哭鼻子,两个人吵架了那正好,我可以见缝插针了。

    我顿时双眼通红的看着这个女人,虽然我知道她是在开玩笑,但是她有时候说话真的就是很讨厌啊。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于是追问道,看你的样子,应该是知道那个华亦的身份,请问你能够告诉我么

    钟月澜扫了我一眼,半响才慢吞吞道,我当然知道啊,不过你是想和我做什么交易

(第1/2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